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动态

王晓佳:月亮是多云和晴朗的

点击量: 337次 字号:[ ]  [我要打印]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1995年初,我从单位办公室调到宣传部,担任对外宣传报道科科长。

我很喜欢宣传部的东西。因为,这个职位不仅能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,还比在办公室出差多。到了宣传部没几天,导游让我去山西大同和内蒙古海拉尔,连续参加了两次会议。

临走前,我和姐姐通了电话,让她带一段时间身体不太好的妈妈,因为老婆上班要带两个孩子,又怕照顾不富裕的老人。最让我担心的是,我不在家的时候,婆婆和媳妇一出事就会惹妈妈生气。

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离开家。已经是秋天了,临近中秋节,我第一次去参加大同现在煤炭系统组织的《今世矿工》杂志年会。《年轻的朋侪来相会》歌曲作词人张美彤,是该局工会主席。作为主人,他从头到尾都参加了聚会。他的山西话和洒脱的身材让我难以忘怀。

大同会议结束后,有些人回家了,而我和湖南萍乡矿务局的一位女士坐火车去了北京,在他们的北京服务办公室呆了一个晚上。第二天坐火车到了哈尔滨,又住了一晚。第三天经大庆坐火车到了大研矿务局所在地海拉尔市,想去那里参加为期三天的中国煤矿文联活动。

大雁矿务局办公楼前,有一个平坦的空地。中秋节那天,也是会议的晚上,局导专门在这个园子里安排了一个中秋烛光晚会,被授权为欢送聚会代表。在两张相连的长桌子上,他们面前有一盘盘新鲜水果、糖果、饮料和月饼。皎洁的月光下,每个人都不时在悠扬的旋律中起舞,有的还露出歌喉,嘹亮的歌声在四周溢出,在空中搅动。

我不会唱歌跳舞,就坐在那里一边吃工具一边自由浏览。不知怎么的,我突然想起来前几天接到哥哥的电话,说是我爸七十大寿的事,因为时间太长,没能去。于是,我立刻走出了这个闹哄哄的花园,和哥哥取得了联系,让他转告父亲,祝他老人家生日快乐。同时我也想到了我妈在我姐那里,因为她老人家在她女儿那里,我很放心,就没给我姐打电话。

做梦也没想到,在边疆煤城大雁矿务局,我正陶醉在幸福的心情中,母亲病重。这个消息是我到家后第二天从我姐姐的电话里传来的。那天黄昏,姐姐开车送我妈回苏州我家。见娘脸色发黄,边走边晃。妻子挽着她的胳膊,指着门口架子上挂下来的一个胖胖的南瓜说:“妈妈,你不喜欢吃南瓜吗?我明天给你摘。”娘弱弱地说:“等我好一点再说吧。”

我很久没在家坐着了,妈妈又吐血了。我们赶紧把她送到医院抢救。不管输了多少血,她的病情仍然急转直下。在医生的建议下,在她弥留之际,医院派了救护车送她回老家。第二天下午,73岁的她,一生受尽磨难的母亲,终于去世了,留下了永远的子孙后代。

我的心好痛。要不是我长时间不在,我妈是不会去我姐那里的。另外,我可以和妈妈一起过中秋节。我在家的时候,她每天都能见到儿子,心里肯定是欣喜和满足的。母子之爱是良药,是兴奋剂,可以抚平她过去几天的精神创伤。

历尽艰辛把我带大的妈妈,没能陪我度过最后一个中秋。每次想起来心里都充满了愧疚和遗憾。现在,我妈妈已经离开我们25年了。每到中秋之夜,只要天上挂着满月,我就抬头看着城中的满月,想起酒泉下的母亲。娘这个时候,还会看着这一轮月亮吗?

分享到: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

极速体育  极速体育  fun88体育  极速体育  亚博正式官网